安徽人名声怎么搞臭的,为什么安徽省会这么难选,合肥的发展主要的机遇与阻碍又在哪?

为什么安徽省会这么难选,合肥的发展主要的机遇与阻碍又在哪?

  合肥,简称庐或合,古称庐州、庐阳,是安徽省省会,长三角城市群副中心,“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战略双节点城市。可是在当年,合肥被定为安徽的省会可是费了一番波折。为什么安徽省会这么难选,合肥的发展主要的机遇与阻碍又在哪?请看今天的文章。

  首先来说说合肥这个城市,建国后由一个小县城演变而来,由于位置处于安徽正中央,遂为省会。疆域也是一再扩大,如今吞并巢湖,成为全国唯一一个拥有五大淡水湖的省会城市,辖肥西县,长丰县,肥东县,巢湖市,庐江县。市区的建设更是如火如荼,政务,滨湖高端大气上档次,北城,新站,经开也不甘落后,四大老城区也快坐不住了,纷纷谋求发展,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地铁1.2.3号线也在如火如荼的建设,高架更是数不胜数,金寨路…

  由于日寇的肆虐,此前安徽的几座重镇安庆、芜湖、蚌埠都已经破败凋零,经济糜烂。在全省经济整体倒退的情况下,合肥的地理优势反而就凸显出来了。合肥虽然只是一个小城,但城市保留得较为完好,而且平原的交通优势也会让省府的重建工作事半功倍。

  因此1945年8月,安徽省府就迁到了合肥,安庆的省府历史就此终结。这让安庆人民至今都感到不服气,毕竟“安徽”两字的“安”,就是指安庆。可历史的辉煌并不能掩盖位置和城市地缘带来的劣势,在交通和工商业越来越重要的近代化历程中,安庆逐渐失势无可避免。

  这个帖子里有两个观点我非常赞同,第一个观点说安徽就是缩略版的中国,说的太对了,东西南北文化差异极大,穷成那样了还窝里横,出省就像出国,一边吃着外地饭一边骂自己祖国辣鸡,祖国的首府更垃圾,别人会同情你可怜你吗,做梦吧别人只会觉得安徽人沙币,是的,不是觉得你煞笔,是觉得安徽人沙币。在外地上学,发现最搞不起来老乡会的就是安徽江苏,为啥我不说江苏是缩略版中国?因为人家最差劲的地方拎出来也不差,这不是中国,而安徽最差的地方直逼全国最差,最好的合肥出了省也是被轮的命,这才是过去几十年最真实的中国。

  年前参加了2019安徽省定向选调招录考试,对合肥以及安徽又有了新的认识。当时许多外省的都很想考去合肥,开始还挺纳闷的,后来觉得合肥确实还不错。而且考试省委组织部包吃包住包路费安排的十分妥当,全国各省份定向选调招录有此态度只此一家!去合肥考试看到了合肥城建和几年前相比差别巨大,省里面想要引进高学历人才的态度也十分令人倾佩!作为安徽人,真心欣慰!也看到了发展的希望!

  等到了新中国建立之后,合肥的省会地位被进一步确立。和西安、武汉、成都这样毋庸置疑的历史省会比起来,合肥的省会历史并不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合肥坐拥安徽几何中心的地利已经让人们非常习惯于它的省会身份了。

  如今皖北抱不到大腿,徐州也瘦不拉几的,但请相信江苏政府的能力,安徽想做大合肥,但江苏的目标是都市圈,理念都不一样,且徐州皖北就是在复制南京皖东的模式,南京四条地铁修到了皖东,徐州这边地铁也修到了宿州淮北。

  当涂在当时被称为太平府,从雍正年间开始成为了安徽学政的驻地。这里的优势也是水网密布、物产丰富、交通便利。不过这也带来了一个相对的劣势:城市难以在水泽中扩张,容易受到洪涝影响。再加上距离南京过近,容易让安徽政府失去自主性,也影响了当涂的竞争力。

  安徽设省是比较晚近的历史事件,在历史上安徽经常和吴地合并管理,直到康熙年间(1667)才从江南省从形式上分离了出来。一旦建省,就需要一个新的省会城市安置省领导班子。从这个时候开始,安徽的省会选择困难症就开始犯了。

  婺源人从来不会自称安徽人(49年以后出生的),连我奶奶这种30年代的人也都江西安徽分得很清楚。除非现实中遇到安徽人可能会这么说,说的时候是因为有部分人了解那段历史,也只是因为更认同徽州,套套近乎吧。婺源人别人问你哪里人,如果怕别人不知道婺源,尤其是碰到北方人、东北的或者很远的这种朋友,外出的一般说自己是江西的或者黄山那边的,甚至还有说自己是景德镇的都有(这地方至少知道的人多)。说自己是安徽的那基本是可能碰到了安徽人,皖北的(一般套近乎可能会说曾经也是)。当然,碰到江西本省的就会直接说是婺源的了。你说要遇到个黄山的,你会说自己是安徽人?肯定说自己是婺源的啊,因为都懂,江西安徽不重要。

  我们经济基础薄弱,一口吃不成个胖子。我们安徽人不比别人差在哪,连年输送大量青壮劳动力到东部省份,可安徽高压高考走出去的大学生许多也都不愿意回安徽了。其实最可悲的是普通打工的,背井离乡真的很辛苦。小的时候我也是留守儿童,父母辛苦工作辛苦攒钱,一家人很难聚到一起。可是过年回家发现初中时的许多好朋友结了婚生了小孩又把孩子丢给爸妈,自己成了厂哥厂妹,孩子再继续跟着爷爷奶奶得不到更好的教育,可怕的是代际循环。深圳的小学教师招的都是双985,拿着年薪28万的工资了,我们的下一代凭什么能赶上人家?以前我总觉得我们有山有水各方面资源都不错,怎么就那么穷呢?

  再次,文化层面。知道那段历史的婺源人,对安徽这个拼凑省本身也不会有多少认同感,因为你可以姑且把婺源人算是皖南人的一种,跟苏南人对江苏所谓老乡的态度一样,这个无关经济,真的是文化上的归属感。认同徽州,我想,部分作为浙江人的淳安佬、遂安佬应该对徽州也是有文化认同感的,你说他们认为自己是安徽人?

  最后,经济层面。比较现实一些,安徽两个字在包邮区的名声不用说你们应该都懂,婺源人外出大部分还是在长三角的,来婺源的游客也是这边居多,他们最多会说到徽派建筑、徽商和徽州的历史,可能会提到安徽,但绝对不会讲自己是安徽人,也不看看江西婺源、梦里老家这个广告在央视洗脑了多少年了,江西这个后娘怎么说也是给了不少政策和扶持的。婺源人对安徽的立场跟黄山人和皖南人没区别,你说有多认同安徽省,不见得。

  安徽省名借用徽字,它全称是安徽宁池太庐凤滁和广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并不表明这个省全省的徽州属性,也不表明该省对徽文化的独占权。其实徽州从人口比重上来看,是很弱势的群体,黄山市目前只有100多万人,而安徽省全省将近7000万人口,占比仅2%左右,从文化属性上讲,安徽人大约98%不属于徽州文化圈。

  我知道皖北经济不行,素质也丢了你们高素质人群的人,但绝不是你们寻找优越感的目标。皖南作了很大牺牲(看到安庆现状,我觉得遗憾),但皖南始终不是一个省,国家不会为发展区域而牺牲整体。假定省会设在皖南,安徽南北发展更加不平衡,省内矛盾只会更加突出,这不是国家愿意看到的。

  我所在的徐州睢宁县以前是国家级贫困县,我大娘跟我说父辈以前连饭都吃不上,两个姑姑都逃难嫁到安徽灵璧县去了,每年两个姑爷都会用平板车拖面粉回娘家,小时候经常去姑姑家玩,一户五口之家居然有15亩地,地都看不到头,太夸张了,江苏一人只能分五分地,三口之家有2亩来地就不错了,所以从小我就知道安徽人有钱。

  从小到大灌输的思想就是周边江浙沪富庶,安徽穷乡僻壤。高中老师曾说过安徽是个出生入死的地方,出去生。老一辈就有句话叫宁往南走一天,不往北走一千。一个漳州的同学说“要饭的”这个词用闽南话说是“安徽”,好吧,无语。也确实,我们穷,我们的父老乡亲在家谋生困难得去外地做苦力打工。出去读书之后觉得南方发达地区确实好啊!繁华啊!交通便捷啊!假期回家都是从南京转高铁飞机。说实话以前从没想过毕业后要回安徽,本能的觉得回去了就是没出息。但是!

  其实安徽从古至今有春秋老庄,战国楚国都寿春,汉代淮南王,三国曹操华佗,清末皖系和北洋的灿烂历史,桐城派和黄梅戏,皖中皖北也是人才辈出的,改开的小岗村。但跟徽字好像关系就不大了。常常被人遗忘而且特色不鲜明了。徽州人是山里人的性格,敢闯能吃苦,但比较偏内敛,不太爱出头。思想活跃精明,比较开放,很重视教育,当然也有比较保守和传统的一面。跟江淮和中原人的性格也不一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